司马冏
咸宁三年(277年),司马炎下诏命没有官职的诸侯王都回到自己的封国。但司马干有无法治愈的间歇性精神病,而他也比较清高,对名利不大感兴趣,对情欲感觉比较淡泊,所以司马炎特别下诏把他留下来。太康(280年—289年)末年,司马干被拜为光禄大夫,加侍中,由特赐金章紫绶,地位仅次于三公。永熙元年(290年),晋惠帝司马衷即位,进拜司马干为左光禄大夫,侍中如旧,允许佩剑穿鞋上朝,入朝时不用一路小跑。司马干虽然被封在大国,但从来不管理封国的事务,封国里有官职调动,一定以能力来变动。他的官俸和封国的租税,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一样,他的俸禄和布帛,都因露天堆积而腐烂。阴雨天时就把牛车放在外面而把露车收回来,有人问他为什么这样做,司马干回答说:“露车应该在内。”朝臣拜访他时,就算已经通报姓名,司马干也一定让他在门外等半天,或者过了一整天都不见。当时能够得到他接见的贤士,司马干在与他们应酬接待时,也是恭敬谦逊很温顺的样子,没有不正常的地方。他前后的爱妾死去,等到下葬时,一般都把棺钉起来,总把棺椁放在空房子里,几天打开看一次,奸淫尸体,等到尸体腐坏后才盖棺下葬。

司马冏,字景治,河内温县(今河南温县)人,晋文帝司马昭之孙,齐献王司马攸次子 ,晋武帝司马炎之侄。晋朝宗室,八王之乱中的其中一王。

在其父司马攸死后,袭爵齐王,历任散骑常侍、领左将军、翊军校尉。后与赵王司马伦废杀皇后贾南风。因遭孙秀排挤出朝任职。司马伦篡位后,升任镇军大将军。又联络河间王司马颙等共讨司马伦,迎晋惠帝复位,拜大司马,加九锡。

永宁二年(302年),司马颙与长史李含上表列司马冏罪状。八月,司马冏立八岁的清河王司马覃为太子,自为太子太师。十二月,长沙王司马乂围攻洛阳,两军在城内激战三日,司马冏兵败被捕,之后被处斩,同党也被夷灭三族,被牵连杀害的有两千余人。豫章王司马炽即位为怀帝后,下诏为司马冏平反,追谥武闵。

继嗣齐王

司马冏少时以仁惠著称,好赈穷施善,有父司马攸的风范。当初,司马攸有病,晋武帝不相信,派太医诊断问候,都说没有病。司马攸死后,晋武帝前来临丧,司马冏号啕恸哭诉说父亲的疾病被太医谎报,晋武帝便下诏诛杀太医。司马冏因此被称举,得以继嗣齐王爵位。元康年间,拜为散骑常侍、领左军将军、翊军校尉。在“八王之乱”中,赵王司马伦秘密地与他联合,废除皇后贾南风,按功转任游击将军。司马冏对此职位不满意,有怨恨之色。孙秀暗中察觉到这种情况,又怕他在朝廷之内,于次年让他出朝任平东将军、假节,镇守许昌。司马伦篡位,迁为镇东大将军、开府仪同三司,想以宠信安抚他。

起兵反伦

司马冏因众心怨恨司马伦,暗地与离狐的王盛、颍川的王处穆商量要起兵诛杀赵王司马伦司马伦派心腹张乌窥视,张乌背叛了他,便说:“齐王没有别的图谋。”司马冏已有现成的计划没有施行,担心事情泄露,便与军司管袭一起杀了王处穆,把首级送给司马伦,以便让他安心。永康二年(301年),谋划就序后,便逮捕并杀了管袭,与豫州刺史何勖、龙骧将军董艾等起兵。派使者告诉成都王司马颖、河间王司马颙、长沙王司马乂、新野王司马歆,把檄文传遍天下征镇、州郡县国,让天下共知。扬州刺史郗隆接到檄文,犹豫不决,参军王邃杀了他,把首级送给司马冏。司马冏把军队驻扎在阳翟,司马伦派他的将领闾和、张泓、孙辅从堮坂出兵,与司马冏交战。司马冏的军队失利,筑坚垒自守。正好成都王司马颖的军队在黄桥攻破司马伦军众,司马冏便出兵进并打败攻闾和等人。等到王舆废除司马伦,晋惠帝恢复帝位,司马冏诛讨贼党结束以后,便率领众属进入洛阳,把军队安顿在通章署,披甲之士几十万人,旌旗器械的盛大,震动了京都。天子前往拜司马冏为大司马、加赠九锡之命,准备器物、典章策命,礼节都如同晋宣帝司马懿、晋景帝司马师、晋文帝司马昭、晋武帝司马炎辅佐魏国一样。

不听劝谏

司马冏在拜为大司马后,成为辅政大臣,居住在司马攸以前的宫殿,设置掾属四十人,大筑宅第馆舍,北边收取五谷买卖市场,南边开设各种官署,毁坏的房舍数百计,派大匠经营制作,与西宫一样。开凿千秋门的墙壁通向西阁,后房里设置悬钟乐器,前庭陈列八佾舞蹈,

沉湎于酒色,不入朝朝见。在府中任命百官,用符命文书指挥三台,选举不公平,只宠信亲近之人。让车骑将军何勖领中领军。封葛旟为牟平公,路秀为小黄公,卫毅为平阴公,刘真为安乡公,韩泰为封丘公,号称“五公”,把重要的职任委派给他们。殿中御史桓豹向天子奏事,没有先经司马冏的府第,便拷问他。于是朝廷侧目而视,天下大失所望。南阳处士郑方用不加封箴的书信极力劝谏,主簿王豹多次规劝,司马冏都不采纳。于是上奏把王豹杀了。

上表列罪

司马冏的骄纵日益加深,但他始终没有悔改的意思。以前的贼曹属孙惠劝谏他,司马冏既不采纳,也不给他定罪。 永宁二年(302年)五月,欲久专朝政,以晋惠帝子孙俱尽,立清河康王司马遐之子,年仅八岁的清河王司马覃为太子,以自己为太子太师。同年翊军校尉李含逃奔到长安,诈称接受了密诏,让河间王司马颙诛杀司马冏,趁机用利禄智谋诱导他。司马颙依从了他,上表列齐王司马冏罪状 ,扬言率领十万人马,将与成都王司马颖、新野王司马歆、范阳王司马虓共会洛阳。

河间王司马颙的表疏传到之后,司马冏十分惧怕,会集百僚说:“先前孙秀作乱,篡权夺位威逼帝王,社稷倾覆,没有谁能抵御这祸难。我纠集义师,扫除元凶,作臣子的节操,可昭示神明。河间、长沙二王今日听信谗言,制造大难,应依靠忠臣谋士来调和这不协调的局势。”

司徒王戎、司空东海王司马越劝司马冏交出权柄推崇礼让。司马冏的从事中郎葛旟大怒道:“赵庶人司马伦听任孙秀,改易天日,当时天下议论喋喋不休,却没有谁敢首先倡导。明公冒着箭矢危险,亲自披挂甲胄,冲锋陷阵,才有今日。-行封,事多未能周遍。三台采纳谏言不体恤王事,封赏还报迟延,责任不在明公之府。谗言叛逆,理当诛讨,假造伪书,让公免职回家。汉魏以来,王侯免职回家哪有能保全妻子儿女的呢?持这种议论的人可以斩首。于是百官震惧,无不失色改容。

斩首暴尸

永宁二年(302年)十二月,长沙王司马乂径自入宫,发兵进攻司马冏的府第。司马冏派董艾陈兵于宫的西边。司马乂又派宋洪等人放火焚烧宫观楼阁以及千秋门、神武门。司马冏让黄门令王湖偷出标有驺虞的旗帜,高声喊道:长沙王假托诏命。司马乂又宣称:大司马谋反,帮助他的人诛灭五族。这天晚上,城内大战,飞驰的箭像雨一样密集,火光连天。晋惠帝到上东门,箭落到他跟前。群臣救火,死者互相枕藉。第二天,司马冏兵败,被司马乂活捉并带到大殿前,晋惠帝恻然怜悯,想让他活命。司马乂喝叱手下快些拉出去,司马冏还回头望晋惠帝,于是把他斩于阊阖门外,首级巡示六军。其他同党都夷灭三族,死者两千余人。司马冏的儿子淮陵王司马超、乐安王司马冰、济阳王司马英被囚禁在金墉。司马冏被暴尸于西明亭,三天而没有人敢收殓。司马冏从前的掾属荀闿等上表请求殡葬,得到允许。

死后复爵

永兴元年(304年),朝廷下诏认为司马冏轻易身受重刑,以往的功勋不应埋没,便赦免他的三个儿子司马超、司马冰和司马英,封司马超为县王,以继承司马冏。 光熙初年(306年),朝廷下诏恢复司马冏的齐王封号,以其子司马超继承其爵位。 永嘉年间,晋怀帝下诏,重述司马冏首倡仁义的大功,奉还原来所赠的大司马之职,加赠侍中、假节,追加谥号为武闵。 永嘉之乱后,司马冏诸子都被汉赵俘虏,司马冏因此绝后,东晋太元年间,晋孝武帝司马曜下诏以南顿王司马宗之孙司马柔之袭爵齐王,延续司马攸和司马冏的祭祀。

趣闻轶事

当初,司马冏权势强盛的时候,有一个孕妇到大司马府来要求寄居在府中生孩子。官吏诘问她,孕妇说:“我产后割断脐带就离去。”有见识的人听到后都厌恶这事。当时还有谣谚说:“女人穿着麻布内衣,挺着大肚腹,为的是齐备孝服。”不久司马冏就被杀了。